湟倾_

这个人啊。

鬼知道该取什么名字【太中】

那个男人,天生就有着两片薄唇,唇线微微上扬,让无知的少女们总有想要与他接吻的冲动,只可惜这男人,太过薄情,也太过无情。

但他却深爱着中原中也,无法自拔。太宰治只愿将自己的头颅埋于中原中也的脖颈间,呼吸着带有他发间芬芳的空气,哪怕溺死于其中也心甘情愿。

太宰治热衷于以多种方式呼喊中原中也的名字,他会将双唇微微靠拢,舌尖轻触齿后便缩回,拉长气音,再将唇瓣舒缓展平,似乎不愿结束这两个音节。

“中——也——”中原中也一惊,发现身后是不知何时来到他身边的太宰治,太宰治的吐息悉数喷洒在他的脖颈上,有些温热、有些发痒。太宰治大概是刻意敛起了平日里轻快的声线,此刻显得低沉而充满了诱惑,像是要引人一步步地陷入他所编织的罗网。

哪怕是中原中也,也没有逃出太宰治甜蜜的陷阱,但他甘之如饴,毕竟太宰治此生只爱中原中也一人。

小短篇,依旧是上学时的脑洞产物。
仅供娱乐。

评论(2)

热度(39)

  1. 哼哈湟倾_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