湟倾_

这个人啊。

爱情和其他魔鬼

低眉信手:

/车


/大学时代的一次糟糕的初体验


/已经同居,大概是《痣》的番外


/算了我暂时不删,别激动大家!


/我真的不会开车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中原中也坐在沙发上,边喝着太宰治冰箱里的啤酒边看电视,眼睛有些慵懒地半睁半闭,房间里没有开灯,四周都是一片昏惑低暗,如同被人蒙住了眼睛,电视机发出的复杂的白光倾泻而出,此刻成了客厅里唯一的光源,在男人的面颊上留下了一片白瓷样的光泽,电视叽叽喳喳地,不过在这样的环境下倒显得什么声音也没有,是一部无味的默片,中原中也光着脚踩在茶几下的灰绒地毯上,脚趾上下动了动磋磨着绒毛,感觉还挺不错,让人起了倦意,他把啤酒罐放在黑色的茶几上,反射的白光几乎吸走了啤酒罐的影子,却照亮了男人食指上分明的骨节,还有装饰用的素色银戒。


 


 


 


门板上传来锡箔相撞似的声音,扭动了几下嘭地开了,太宰治在玄关换下鞋子,手里还提着个半透明的白色塑料口袋,他低着头将鞋子放进鞋柜,中原中也头也没回,又去开啤酒,太宰治边走过来边说,我回来了,中原中也喔了一声,仰起脖子继续喝酒,他转过脸去乜斜着眼睛,望见了太宰治手上的口袋,那眼神就像是侧视着打量人的野猫,黑色的睫毛也被电视拢上一点点光圈变得影影绰绰,他咬了咬嘴皮,问,医生怎么说?


 


 


 


“小感冒而已,给我开了点冲剂。”太宰治隔着沙发椅背随手把口袋扔在桌上,口袋越过中原中也的头顶成了条漂亮的抛物线,最后落在了桌面上,纸盒撞出咚地一声空响,还有塑料袋滋啦啦的声音,可这些也很快消失了,中原中也不太喜欢这种声音,他手里还捏着酒罐子,抬眸露出不满意的表情,太宰治弯起嘴角,手臂靠在椅背上,低着头饶有趣味地盯着他,中原中也觉得没趣,刚刚想回头继续看电视,左脸就被太宰治的手掌贴着扳过来,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弯显示出温柔的弧度,他眯着眼睛,中原中也头发松松垮垮地系着,有点毛毛躁躁地,他皱着眉头望太宰治,嫌他手热,太宰治用食指在他的脸颊上顺着嘴角到耳垂画了条不存在的弧线,说,中也,吻我。


简书: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7dbe7af04c24

评论

热度(3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