扶老湿☆

天陆沼沼民☆
i7 天推+壮推+百推☆
es 司p+knp☆
忘羡+追凌+曦瑶+薛晓☆
有乐亭八云☆

鬼知道该取什么名字【太中】

那个男人,天生就有着两片薄唇,唇线微微上扬,让无知的少女们总有想要与他接吻的冲动,只可惜这男人,太过薄情,也太过无情。

但他却深爱着中原中也,无法自拔。太宰治只愿将自己的头颅埋于中原中也的脖颈间,呼吸着带有他发间芬芳的空气,哪怕溺死于其中也心甘情愿。

太宰治热衷于以多种方式呼喊中原中也的名字,他会将双唇微微靠拢,舌尖轻触齿后便缩回,拉长气音,再将唇瓣舒缓展平,似乎不愿结束这两个音节。

“中——也——”中原中也一惊,发现身后是不知何时来到他身边的太宰治,太宰治的吐息悉数喷洒在他的脖颈上,有些温热、有些发痒。太宰治大概是刻意敛起了平日里轻快的声线,此刻显得低沉而充满了诱惑,像是要引人一步步地陷入他所编织的罗网。

哪怕是中原中也,也没有逃出太宰治甜蜜的陷阱,但他甘之如饴,毕竟太宰治此生只爱中原中也一人。

小短篇,依旧是上学时的脑洞产物。
仅供娱乐。

浴衣【太中】

他将微微卷曲的橘色长发盘起,只留下一绺发尾悬于脑后,太宰治将一顶酒红色的软边小礼帽扣在他头顶,像端详着一件珍贵的艺术品一样地看着他。

不行,中也太好看了,不能被人看见,太宰治一边着了迷般地凝视着中原中也沉静的蓝色眼眸,一边不露声色地在心中做一些阴暗的臆想。最后,只是在中原中也精致小巧的面孔上,多了一层黑色的网纱,巧妙地给人一种神秘之感。

中原中也还是后悔了穿上太宰治给他的这件海蓝色的女式浴衣,但他坚决地认为这只是他一时糊涂罢了。中原中也紧紧地攥着白色团扇细细的扇柄,力气大得似乎要把它捏断一样,他停下脚步,猛然回过头,目含怒气地瞪着身体后侧的太宰治,这长时间的停顿聚集了周围人们的目光,他才忿忿地甩回头,脑后的发尾也跟着滑过一个圆滑的弧度。中原中也快步向前走去,将脚下的木屐踏得哒哒作响,但他却对身后太宰治那痴迷的目光浑然不知。

实际上太宰治所挑选的东西,总是相当适合中原中也。浴衣的衣尾刚好高于中原中也的脚踝,露出了滚圆的踝子骨,衬得白皙的脚踝更加纤细,海蓝色更是和中原中也的双眼相呼相应,既不张扬也不暗沉,细碎的花纹从领口延伸开来,显得清秀雅气,骨感分明的锁骨恰巧露于领口之外,竟透露出一丝的性感。

中原中也双手交叠,头颅微低,步伐虽小但脚步匆匆,恐怕不知情的人只以为那是个初见世面而十分羞涩的少女吧。

上课时候的脑洞,随手就把它记下来了。
仅供娱乐。